當前位置:首頁 > 消費者服務 > 保險案例

偽造“三者車”維修清單及費用收據,保險賠不賠?

發布時間:2019-04-23    點擊數:{{pvCount}}    字體:

本文研究了一起家用機動車車險理賠糾紛案件,該案件中存在偽造“三者車”維修清單和發票問題,最終法院以原告、其中一名第三人陳述前后矛盾、相互矛盾、消極應訴、疑點重重等綜合原因判決被告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承擔車險事故鑒定費(100%)。選擇此案件開展研究,目的在于規范保險經營行為、改進社會治理方式,提高保險經營的效率和效能,預防和打擊車險欺詐行為,維護保險行業、經濟和社會秩序。

基本案情

法院民事判決書記載,2016年12月,原告(非機動車行駛證上記載)與被告保險公司簽訂車險合同(標的物為甲車),保險期間為一年、保險責任(第三者責任險50萬元)。簽約第9個月,原告親屬A駕駛標的車與第三者車(乙車)發生事故,交警認定事故中甲車全責。在乙車4S店,被告認定乙車車損不足一萬元,店方定損40萬元左右。原告向乙車4S店支付維修費26萬元。被告保險公司辯稱具備理由:一是原告不配合車損鑒定。從事故日順延13日內,原告拒不配合定損。二是維修項目與事故不關聯。

法院查明:一是原告提交的維修結算單和收據虛假;二是對于事故經過A陳述前后矛盾,與交警交通事故認定書記載矛盾;三是事故車輛登記車主與實際駕駛人不一致。甲車行駛證登記車主非原告,實際駕駛人為A;乙車的登記人為B,出險實際駕駛人為C;四是訴訟期間,被告保險公司委托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司法鑒定中心(繳納鑒定費2萬元)、某價格評估公司對維修項目進行鑒定,后者鑒定機構認為乙車市場保有量低,無法查詢到該車輛配件價格,故作退案處理。五是法官奔赴乙車4S店查詢乙車維修費記錄為1.86萬元(遠遠低于原告訴求的26萬元),該店工作人員稱從未出具過26萬元維修費的收據。

法院認為:一是原被告之間簽訂的車險合同有效;二是本案爭議焦點為被告保險公司是否應當承擔26萬元賠償責任。在本案中,原告允許的駕駛員A及原告違反出險后應及時告知保險人的義務,故意制造保險事故。依據《保險法》第二十一條“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知道保險事故發生后,應當及時通知保險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及時通知,致使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難以確定的,保險人對無法確定的部分,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但保險人通過其他途徑已經及時知道或者應當及時知道保險事故發生的除外”、第二十七條“投保人、被保險人故意制造保險事故的,保險人有權解除合同,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除本法第四十三條規定外,不退還保險費”、第六十四條“保險人、被保險人為查明和確定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和保險標的的損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費用,由保險人承擔”的規定,判決駁回原告訴訟請求,被告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承擔2萬元鑒定費;原告承擔案件受理費。

與筆者以往研究的大量車險理賠糾紛案件相比較,該案具有三個特點:一是涉及人員多。法院民事判決書記載,除了原告和被告保險公司之外,還有四個第三人(分別為甲車司機A、乙車行駛證登記車主B、乙車司機C、乙車維修商4S店)。其中,原告與兩個第三人之間存在夫妻、兄弟關系,庭審中原告就其與一位第三人的關系曾經做出完全相反的兩種說法。二是案情疑點多。法院民事判決書記載,甲車駕駛人就出險經過描述與交警查明不一致、出險之后長達13天時間內不出面定損、偽造維修清單和收款收據、法院并未理會被告保險公司將此案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的訴求。三是鑒定周折多。本案歷經兩家鑒定機構兩次鑒定維修項目合理性,對于第一次鑒定結果原告不持異議、被告保險公司持有異議;第二次鑒定結論指出委托鑒定項目事故真實性和維修項目合理性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鑒定委托項目。正是因為該案件涉及頭緒龐雜、凌亂,客觀上給案件審理陡增難度,增加了多角度研究此案的難度。

研究視角

角度是研究問題的重要方法之一。本著加強和改善保險經營原則,本文研究上述案件選擇保險利益、權利義務和案件性質三個視角。

保險利益問題。一般來說,車險的投保人、被保險人為車險標的物對應車輛行駛證登記的車主,而上述案件與一般情形相反,與保險公司簽訂車險合同的原告并非車險標的物對應行駛證登記的車主。根據現行《保險法》第四十八條“保險事故發生時,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物不具有保險利益的,不得向保險人請求賠償保險金”規定,上述案件中的原告是否有權利請求賠償保險金的確存在商榷空間。

權利義務問題。一般來說,車輛出險后,出險車輛駕駛員、車主都會積極主動聯系保險公司開展查勘定損,而上述案件恰恰相反,出險車輛駕駛員、車主均回避與保險公司溝通(至少13天時間),反而是主動聯系修理三者車并墊資26萬元的修理費。根據現行的車險合同,對于延遲報案和拖延查勘均規定了懲罰性條款。被保險人在事故發生后48小時內未通知保險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情節),致使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難以確定的,保險人對于無法認定的部分,不承擔賠償責任;保險人接到報案后48小時內未進行查勘且未給予受理意見,造成財產損失無法確定的,以被保險人提供的財產損毀照片、損失清單、事故證明和修理發票作為賠付理算依據。上述案件中,被告保險公司查勘員的短信記錄顯示在出險后的13天原告等人拒不配合查勘。如果本案維修地實行類似廣東省汽車維修新政(參見筆者的其他文章), 修理乙車的維修企業主動上傳維修的真實信息,此案也許能夠避免。

案件性質問題。一般情況下,民事范疇的車險糾紛和刑事范疇的車險詐騙的界限比較明晰,而本案由于詐騙尚未得手,可能處于一種“過渡地帶”——行政違法行為的保險詐騙。本案審理中,法院已經查明原告等人存在虛構維修事實、偽造維修清單和收據等證據,雖被告保險公司請求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但由于為民事案由,法院繼續按照民事糾紛進行審判。在這種情況下,被告保險公司可將其作為保險詐騙線索提請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就其是構成行政違法行為還是刑事犯罪行為,應當結合《刑法》相關規定來認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進行保險詐騙,數額較大的,構成保險詐騙罪。“數額較大”要區分個人和單位分別認定。個人進行保險詐騙數額在1萬元以上的,屬于“數額較大”;單位進行保險詐騙數額在5萬元以上的,屬于“數額較大”。在具體確定詐騙數額時,應當以實際騙取的數額計算。對于行為人實施詐騙活動而支付的中介費、手續費、回扣等,或者用于行賄、贈與等費用,均應計入詐騙的犯罪數額。但應當將案發前已歸還的數額扣除,按照實際未歸還的數額認定。

意見建議

吃一塹,長一智。為了規范車險經營、減少保險案件、改善保險形象,以上述案件為鑒,筆者對加強和改善保險經營,從保險銷售、合同條款、固定證據、依法維權四個維度提出建議。

一是規范銷售行為,堵塞風險隱患。銷售是車險經營的首要環節。以本案為鑒,要求保險銷售人員在銷售車險時,根據投保車輛行駛證記載的車主信息進行銷售,謹慎起見要求車主本人作為投保人,至少可以簡化當事人范圍及關系,堵塞風險隱患。例如,原某保監局制訂了《機動車輛保險客戶信息真實性管理辦法》(某保監發【2018】18號),要求車險客戶提供姓名、證件等信息要素,貫穿于車險經營全過程,能夠在很大程度上過濾類似上述案件風險。

二是完善合同條款,規范經營行為。現行車險合同中,對與投保人、被保險人在出險后48小時因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未履行向保險公司報案應當承擔不利后果的已經有明確的條款,并對相關表述做了字體加粗、加黑處理。以本案為鑒,建議對現有保險合同條款增加引入公證機構進行公證規定的條款、增加對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情形的列舉,不厭其煩、不厭其細地準確表述車險合同條款,明晰合同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

三是引入公正手段,明晰消極責任。本案中,被告保險公司主張原告等人存在消極配合車損鑒定的情節,舉證的方式是提供保險公司查勘員個人手機短信記錄。為此建議,在此階段以完善后的車險合同為基礎,引入第三方公證機構進行公證,由第三方機構出據證明材料,能夠有效明晰看出合同雙方是否依法恰當履行合同約定的義務。

四是培養法律素養,提高維權能力。本案中,被告保險公司發現原告等一行人存在保險欺詐可疑線索之后,錯失主動維權的窗口,未主動向公安機關報案,啟動偵查程序,反而被動地被推上民事訴訟被告席。建議公司提高風險防范意識、多措并舉打擊保險詐騙,提升從業人員法律素養,依法合規經營并依法預防和化解經營糾紛。

五是凝聚行業智慧,重視合規建設。本案中,還涉及到車險損失鑒定及鑒定費承擔方式、案件性質等重大問題。建議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牽頭組建專門力量,制定損失鑒定指引、案件性質認定指引等規范性指導意見,為各家保險公司提供保險經營技術支持。

研究典型車險案件,降低保險糾紛(訴訟)案件數量、提高保險理賠規范化和合理性,切實維護車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維護健康、穩定的車險經營秩序。

 

上一篇:機動車被盜后肇事,車主是否需要擔責
下一篇:將車借給醉駕朋友開,車主也擔責

广东11选五稳赚模式 凤山市| 西华县| 腾冲县| 承德市| 阳朔县| 南宁市| 和平县| 洮南市| 定边县| 建湖县| 大竹县| 安达市| 泸溪县| 榆树市| 仙桃市| 元谋县| 肃北| 大方县| 车致| 江西省| 洛扎县| 松潘县| 龙泉市| 江永县| 望江县| 晴隆县| 云梦县| 南木林县| 兴山县| 吉木萨尔县| 屏山县| 全南县| 阳朔县| 周至县| 织金县| 柳江县| 上林县| 北海市|